当前位置: 主页 > 沉默传奇官服 >

1.88滴血忐忑传奇私服第5部:帝国飘摇 第六章 高拱的成就

2017-09-09 20:55 作者:admin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  【海彼苍的实力】

  隆庆三年(1569),海瑞终于得到了他人生中最肥的一个职位——请留意,不是最大,是最肥。

  大家同样在朝廷里混,有的穷,有的富,说到底是个位置问题,要分到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,十天半月不见人,穷死也没法,而某些职位,由于油水丰厚,自然让人趋之若鹜。

  而在当时,朝廷中公认的四大肥差,更是有名遐迩,万众所向,它们别离是吏部文选司、吏部考功司、兵部武选司、兵部武库司。

  文选司管文官人事调动,要你升就升,考功司管每年的官员考核,要你死就死,这是文官。

  武选司管武将人事任命,战场上拼不拼命是一回事,升不升官又是另一回事,而武库司从名字就能看出来,是管军事后勤装备的,不肥简直就没天理了。

  这就是传说中的四大肥差,也是众人日夜期盼的地方。然而和海瑞先生比起来,那简直何足道哉,因为他要担任的职务,是应天巡抚。

  所谓应天,大致包孕今天的上海、苏州、常州、镇江、松江、无锡以及安徽一部,光从地名就能看出来,这是一块富得流油的地方,光是赋税就占了全国的一半。

  而海瑞之所以能得到这个职务,自然也是徐阶黑暗支持的结果,对此海瑞也心知肚明,他虽然直,却不傻。

  但假如徐阶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,估计他能立马跑去给海先生三跪九叩,求他赶快退休回家养老。

  “海阎王就要来了!”

  随着几声凄厉的惨叫,中国历史上一场前无古人,相信也后无来者的壮不雅观景象出现了:

  政府机构没人办公了,从知府到知县全部如临大敌,惶惶不成终日,寻常贪污受贿的官员更是不在话下,没等海巡抚到,竟然主动离职逃跑。

  而那些平时挤满了富商的高级娱乐场所此时也已空无一人,活像刚被劫过的,大户人家也纷纷关门闭户,听见别人说本身家有钱,比人家骂他祖宗还难受。高级时装都不敢穿了,出门就套上一件打满补丁的破衣烂衫,浑似乞丐。恰巧当时南京镇守太监路过应天,地方上没人管他,原来还想发点脾气,再一问,是海瑞要来了。于是他当机立断——不住了,赶快走!

  走到一半又觉得分歧错误,便下了第二道命令——换轿子!(根据规定,以他的级别只能坐四人小轿)就这样连走带跑离开了应天。

  于是等海巡抚到来之时,他看到的,已经是一片狼藉,恶霸不见了,地主也不见了,街上的人都穿得破破烂烂,好像一夜之间就回到了原始社会。

  但这一切好像并未改变海瑞的表情,他是个始终如一的人,该怎么干还怎么干,到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张榜颁布发表,欢迎大家来告状,此外还特别注明免诉讼费,并告知下属,谁敢借机收钱,我就收拾谁。

  告状不要钱!那就不告利剑不告了,于是司法史上的一个奇迹发生了,天天巡抚衙门被挤得像菜市场一样,人潮汹涌,人声鼎沸,最多一天竟收到了三千多张诉状,而海阎王以他无比旺盛的精力和斗志,居然全部接了下来,且全部断完,而结果大多是富人败诉。

  这是海瑞为后人津津乐道的一段事迹,然而事实上,它所代表的并非全是光明和正义,因为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一种人叫做刁民。

  所谓刁民,又称流氓无产者,紧张工作就是没事找事,赖上就不走,不弄点好处绝不放手,而在当时的告状者中,这种人也不在少数,而海瑞照单全收,许多人借机占了富人的家产,本身酿成了富人,也算是脱贫致富了。

  但总体说来,海巡抚还是干得不错的,究竟老黎民是弱势群体,能帮就帮一把,委屈个把地主,也是不免的。

  可是与以往差别的是,这次海瑞大张旗鼓地干,却没有人提出反对,也不搞非暴力分歧作,极其听话。说到底,大家怕的并不是他,而是他背后的那一个人——徐阶。

  得罪海瑞无所谓,但徐阶岂是好惹的,所以谁也不触这个霉头。

  然而随着追究恶霸地主工作的进一步深入,安适被彻底打破了,因为海瑞终于发现了应天地区最大的地主,而这个人正是徐阶。

  其实徐阶本人也还好,要害是他的两个儿子,仗着老爹权大势大,在地方上肆意横行,特别喜欢收集土地,很是捞了一把。而徐阶兄不知是不是整天忙着搞斗争,忽略了对子女的教育,也没怎么管他们,所以搞到现在这个样子,所以徐阶同志的深刻教训再次告诉我们,管好本身身边的亲属子女,那是十分主要滴。

  不过海瑞倒是不怎么在乎徐阶的教育问题,他只知道你多占了地,就要退,不退我就跟你玩命!

  不过看在徐阶的面子上,海瑞还是收敛了点,给徐大人写了封信,要他退地。

  徐阶还是很有风度的,他承认了部分错误,也退了一部分地,在他看来,本身救了海瑞的命,还提拔了海瑞,现在又带头退地,应该算是够意思了。

  可海瑞却不太够意思,他拿到了徐阶的退地,却进一步暗示,既然你有这个觉悟,那就全都退了吧,就留一些自耕田,没事耕耕地,还能图个清静,我是替你着想啊!

  徐阶当时就懵了,我辛辛劳苦干了一辈子,还是内阁首辅自动退休,预备回家享享福,你要我六十多岁重新创业,莫非拿我开涮不可?

  于是他又写信给海瑞,暗示本身不再退田,希望他念在往日友谊,高抬贵手,就当还我的人情吧。

  可是事实证实,海瑞兄的脑袋里大致没有这个概念,这位兄弟几十年粗茶淡饭,近乎不食人间烟火,什么是人情?什么是欠?什么是还?

  到此徐阶终于明利剑,本身混迹江湖几十年,竟然还是看走了眼,这位海瑞非但油盐不进,连砖头都不进。

  他下定了决心,要顽抗到底,并摆明了态度——不退。

  海瑞也摆明了态度——必然要退。

  双方最先僵持不下,就在这时,高拱来了。

  【最好的工具】

  活了这么大年纪,高拱从来没相信过天上会掉馅饼,但现在他信了。

  虽然已经身居高位,但他从不敢对徐阶动手,这并非因为他宅心仁厚,只是徐阶地位太高,且在朝廷混了那么多年,群众基础好,假如贸然行动,没准就被闹下台了,所以一直以来,他都是冷眼傍不雅观。

  等他知道海瑞正在逼徐阶退田的事情后,立即大喜过望,反攻倒算的时候终于到了!

  原因很简朴,假如用本身的人,大臣们一望即知,肯定会去帮徐阶,现在大家都知道,海瑞是徐阶的人,你本身提拔的人去整你,我不过是帮资助,总不能怪我吧。

  海瑞,是一件最合适的利用工具。

  高拱很快对海瑞的举动暗示了支持,而且严厉斥责了徐阶的行为,海瑞得到了鼓励,更加抖擞精神,逼得徐阶退无可退。

  于是徐阶预备妥协投降了,他暗示,愿意退出全部的田地,在海瑞看来,问题已经得到了圆满解决,然而就在此时,事情又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革。

  朝廷里的言官突然发难,攻击徐阶教子不严,而一个叫蔡国熙的人被任命为苏州兵备使,专职处理此案,很巧的是,这位蔡先生恰好是高拱的学生,还恰好和徐阶有点矛盾。

  事情闹大了,徐阶的两个儿子被抓去充军,家里的所有田产都被没收,连他的家也被一群来历不明的人烧掉了,徐大人只能连夜逃往外地。

  看起来,海瑞赢了,然而事实证实,末了的胜利者只有高拱。

  隆庆四年(1570 年),海瑞接到了朝廷的命令——收拾东西走人。

  于是仅仅当了半年多巡抚的海瑞走了,他本着改造一切的精神跑来,却发现被改造的只有他罢了。

  海瑞先生岂是好惹的,这么走算怎么回事?他一气之下写就了另一封骂人的奏疏。

  在海瑞的一生中,论知名度和闹事程度,这封奏疏大概可以排第二,仅次于骂嘉靖的那封。

  要知道,骂人想要骂出新意是不轻易的,既然骂过了皇帝,骂其他人也就没啥意思了,但海瑞先生再次用行动证实了他的骂人天赋,这一次他找到了新的对象——所有的大臣(除他以外)。

  而他在奏疏中,也创造了新的经典骂语——“举朝之士,皆妇人也”。

  这句话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,在古代骂对方是妇人,比骂尽祖宗十八代还狠,于是满朝哗然一片,然而希罕的是,却没有人出面反击。

  究其原因,还是海瑞先生太过生猛,大家都知道,这位兄台是个不要命的主,要是和他对骂,后果不堪设想,于是所有人都原地不动,愣愣地看着海瑞大发神威。

  只有两个人说话了。

  第一个是李春芳,作为朝廷的首辅,他不亮相也说不过去,然而出人意料的是,他既没有攻击海瑞,也没有处分他,却拿着海瑞的奏疏,说了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:

  “照海瑞的这个说法(举朝之士,皆妇人也),我应该算是个老太婆吧!”

  还真是个诚实人啊。

  另一个人是高拱,其实事情闹到这个份上,也算拜他所赐,在这末了摊牌的时刻,他终于揭示了其中的玄妙:

  “海瑞所做的事情,假如说都是坏事,那是分歧错误的,假如说都是好事,那也是分歧错误的,应该说,他是一个不太能做事的人。”

  这是一个十分中肯的评价。

  面对这个污浊的世界,海瑞以为只有本身看到了暗中,他认为,本身是唯一的苏醒者。

  然而他错了。

  海瑞是糊涂的,事实证实,徐阶看到了,高拱看到了,张居正也看到了,他们不单看到了问题,还有解决问题的方法。而海瑞唯一能做的,只是痛骂罢了。

  所以从始至终,他只是一个传奇的模范,和一件好用的工具。

  隆庆五年(1571),海瑞回到了海南老家,但这位主角的戏份还没完,十多年后,他将再次出山,把这个传奇故事演绎到底。

  在海瑞的帮手下,高拱终于料理了徐阶,新仇旧怨都已解决,大展拳脚的时候到了。

  其实从根本上说,高拱和徐阶并没有区别,可谓是一脉相承,他们都是实干家,都想做事,都想报效国家,但按照中国的传统美德,凡事都得论个资历,排个辈分,搞清晰谁说了算,大家才好服务。

  现在敢争敢抢的都收拾了,高拱当老大了,也就该服务了。

  于是历时三年,有名于世的高拱改革就此最先,史称“隆庆新政”。

Tags标签